电视剧
猎魔人 

猎魔人

  • 地区 : 其它
  • 导演 : 
  • 更新 : 全集
  • 片 长:[db:片长]
  • 猎魔人剧情介绍:猎魔人简介猎魔人是美国暴雪娱乐公司出品的游戏《暗黑破坏神3》中的游戏角色。猎魔人是无情的复仇者,任何被盯上的目标都会瞬间被她们的从远处狙杀。她们会远离危险,并依靠手里的弓弩、致命的陷阱和弹幕将这个世界上任何可憎的生物全部消灭。对敌人进行带有爆炸物的扫射,从天而降的箭雨和各种爆破的处理方式,猎魔人最...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影视 > 电视剧 > 猎魔人

电视剧猎魔人剧情介绍

猎魔人简介


猎魔人是美国暴雪娱乐公司出品的游戏《暗黑破坏神3》中的游戏角色。
猎魔人是无情的复仇者,任何被盯上的目标都会瞬间被她们的从远处狙杀。她们会远离危险,并依靠手里的弓弩、致命的陷阱和弹幕将这个世界上任何可憎的生物全部消灭。
对敌人进行带有爆炸物的扫射,从天而降的箭雨和各种爆破的处理方式,猎魔人最擅长的就是消灭成群结队的敌人。猎魔人有着百步穿杨的精准度,可以从远处轻松狙杀强壮的怪物:可以在远处精准地狙击并在有敌人靠近时全身而退。
但猎魔人专注的是远程战斗,对近战武器的技术掌握有限,一旦被包围将处于十分危险的局势。翻滚和跳跃,致残和减速这样的逃生技能,如同任何猎人的弓箭一般犀利

猎魔人背景


这些自称为猎魔人的人并非一个人群或国家。她们之间没有国王控制。她们都是幸存者 -- 或者说是被地狱生物摧毁了过去的躯壳。她们的家园被焚毁,家人遭恶魔屠戮时,多数人会因此放弃生活 -- 但也会有少数人,安葬死去的人,联合在一起,寻求复仇之路。 醒来之后,猎魔人们看到的东西其实和梦境差不多。但,现在,她们已经拥有了可以“回敬”的力量了。她们人数虽少,但猎魔人会追寻恶魔的踪迹到天涯海角,对她们来说哪怕只是拯救多一条生命,世界也会变的更好。在一日狩猎的结尾时,大多数人闭上双眼时都会看到,那些让她们联系在一起的往日恐怖的噩梦:鲜血淋淋的爪牙、倒在血泊中的男人女人和孩子。
她们从不幻想胜利,甚至不期待和平。但依旧,她们日复一日地狩猎着。除此之外她们别无选择。


猎魔人特性


远程武器
猎魔人可以让战场里满是弓箭或者弹幕的痕迹,远处狙击敌人,并有着其他人所无法比拟的精准度。她们擅长的武器包括长弓、枪械、手雷和投掷武器,甚至双持弩。
暗影魔法
为了拥有对抗燃烧地狱势力,猎魔人接接受了可疑的魔法。他们可以藏身与暗影之中,让敌人感到恐慌,并突然从暗影中出现猎杀她们的目标。
陷阱
在狩猎成群的恶魔或比她们强大数倍的大型魔物时,精明的猎魔人是有所准备的。把敌人吸引到地雷,铁蒺藜或者钢牙陷阱里可以瞬间让它们脆弱下来,并保证可以被猎魔人轻松地击杀。
战斗战术
恶魔猎手带着伤痛并遗忘了过去,尽管这是她们自己选择的道路,她们却不想再次受到同样的痛苦。猎魔人们会使用致残箭拉开和敌人的距离,或者用流星索缠绕她目标,甚至用烟雾弹来从包围中逃脱出来。

猎魔人能量


憎恨和戒律
猎魔人拥有的只是永无止境和曾经的自我的战争。她们不抱有回到过去平静生活的希望,内心渴望的只有追寻恶魔并和它们战斗。这些猎魔人不停地训练着自己判断和洞察能力,并随着恶魔痛楚的咆哮声而越来越充满暴力倾向。猎魔人发射的每只箭矢都会将她们的愤怒倾注进敌人的身体里,她们的攻击里充满着仇恨,冷酷,在她们的正义之怒下对敌人从不留情。她们的仇恨之火是无法被熄灭的,憎恨值恢复速度极快,即便是休息时,猎魔人也会充满复仇的怒火。
但凡期待能做出真正的成就的猎魔人都会用另外一种能量源来控制自己的仇恨:戒律值,用来确认和保证自己可以再活下去进行明天的猎杀的根本。
戒律值对猎魔人来说十分珍贵。不但是因为恢复缓慢,因为比起她们满是怒火还需求更多的思考和耐心,而且每一项防御技能都要消耗戒律值 - 给敌人放陷阱,跳跃躲避爪牙的攻击,以及闪避尖刺和箭矢陷阱。对猎魔人来说能站在原地,通过箭矢弹幕将怒火倾泻在敌人身上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但如果她们不能依靠戒律来保护自己,猎魔人则很可能成为怪物的盘中餐。只有平衡戒律和憎恨才能让猎魔人生存下去。

猎魔人技能


猎魔人主动技能:


序号 技能 符文

猎魔人被动技能:


等级 技能

猎魔人装备


猎魔人装备简介


猎魔人使用多种非常规的武器和只有她们擅长的战斗方式战斗。她们是弩的专家,装弹速度快,射击速度快的远程武器,可以让她们把恶魔变成刺猬。猎魔人也擅长双持弩,两把弩可以双倍的速度把她们的敌人送向死亡。

猎魔人装备变化


初级:新入行的猎魔人穿着轻盈、柔软的皮甲并保护着她们的手腕和喉咙,用猎魔人的装备变化
斗篷蒙住面颊。这样或许可以避免日光,但这就是她们的着装。
中级:改进的护甲提供了一些精心制作的甲片包裹身体的 要害部位。由于强化过的材质,即便是注重实用性的猎魔人也不得不对腿甲和披肩的装饰做出让步。
高级:强壮的护甲提供结实的帽子,满是尖刺和面甲可以提供视野也能保护住她们的双眼。无数的弓箭和小道具都可以隐藏在这样一幅精密设计的盔甲里。

猎魔人官方小说


仇恨与纪律  由 Micky Neilson
维拉闻到一哩外腐屍的臭味。  狩魔猎人来到坎德拉斯时,尽管乌云蔽日,但空气温暖。此处曾是霍尔布鲁克的一个穷困小农庄,现在已然成为
废弃的鬼城。或者看起来是如此;浓浊的腐臭味说明原本的居民都还在,只是没有生命。  维拉的导师乔森,伫立在村庄的中心点,若有所思地看著成堆的残骸:四散的残垣断瓦、外翻的石块与泥土。  他穿戴著召唤狩魔猎人的装束。 披挂其上的半身铠甲,隐隐折射出柔和的光线。他的双弓弩垂在大腿边,随手可得。他的兜帽朝下,披风在狂风中啪啪作响。  维拉穿著类似的装束,最大的差异是她戴著那条深色长围巾,围巾甚至遮住了脸孔的下半部。身为锯木匠之女的她放慢马的脚步,下马,等待片刻,在一片寂静无声中估算著。
一阵几乎不可分辨的持续嗡嗡声。唯一的生命迹象来自乔森与其他的二名猎人,一个在被遗弃的建筑中搜寻,另一个站在一间荒芜的仓库旁。不管这里曾经发生什麼事,他们都已经晚来了一步。现在主要是找寻生还者。毕竟,那是她的人员所做第二重要的事情:为那些在经历无间惨剧之後无家可归的人,提供温饱与栖身之处。引导他们、鼓励他们、治疗他们、教育与训练他们,让他们在做出选择的时候,可以进行最重要的事情:成为狩魔猎人,歼灭做出这类邪恶之事的地狱爪牙。  在维拉靠近时,乔森继续专心地研究著瓦砾堆。她拉下围巾说:「我已经尽快赶来了。」  微弱的嗡嗡声低沈作响。乔森的目光依然不动。  「我们不应该来这里。」 他的声音宛如砂砾般粗糙。「如果戴利欧斯成功达成任务,我们就不会来此。」 他明亮的双眼终於与她交会。「告诉我你所看到的一切」。  维拉凝视著动汤的馀烬。熟悉的砖瓦梁柱...就像被泼洒蒙上一层黑色的液体。但是四处可见的还有一种黑色物质,就像焦油,却是她无法辨识的。  「镇井,」维拉说道,「受伤的恶魔就是从这里出现的,现场留有恶魔的血迹。戴利欧斯至少是如此打算的。我只祈祷他像猎人般死去。」  乔森踢著泥土。表面底下的泥土是湿润的。「事情发生的时间不过就在一天前...一天之後。」  维拉等候乔森继续说下去。乔森无语,她问:「什麼之後?」  狩猎高手的表情无法捉摸。他回答:「跟我来。」  当他们靠近仓库时,嗡嗡声的音量提高了,一种充满活力且具有穿透性的嗡鸣声。随著逐渐变强的嗡鸣声,腐臭味也愈浓烈。站驻在前方的猎人打开高大的门。  一群密密麻麻的黑色物体,一阵苍蝇乌云,哄然而出。虽然维拉对腐屍的恶臭并不陌生,但是这股浓烈的腐臭味还是让她几乎站不住脚。她拉紧围巾,咽下胆汁。  在像谷仓大小的建物内,镇民被七横八竖地堆叠在一起。男人、女人...许多屍体都已经肿胀,腹部鼓得大大的。有些屍体四分五裂,肚肠四溢,蛆在内脏中爬来爬去,大快朵颐。眼睛、鼻子与嘴巴渗出液体。腐臭之下是鲜明的粪溺气味。数百只苍蝇蜂拥到屠杀现场。  维拉皱了眉头。伤口固然惨不忍睹,却不是地狱爪牙常见的攻击手法。这些都是刀伤、刺伤、碎裂的头骨,并不是大部分恶魔屠杀常见的击碎、肢解与砍头。  乔森说话了。「有人在一天前看见戴利欧斯在布兰威尔外面。他冲进一家妓院,不留活口...然後就消失了。昨晚又有另一场屠杀。一间鸦片馆里有十五名受害者。被弓弩与刀刃所杀。」  维拉瞪著无法相信的大眼睛。乔森回答了她没有提出的问题。  「他被恶魔收买了。我们现在已经失去他了。他本身已经与恶魔无异了。」  那是每位狩魔猎人所面对的恐怖发展,就在善与恶之间的门槛徘徊。猎人们很容易丧失他们控制恐惧或仇恨的能力 而越界投向另一边。但是...这并不是戴利欧斯会做的事。这是完全不一样的。维拉隐藏著她的不安。「或许是如此,但是我们这里所看到的一切,并不是猎人所为。也和恶魔无关。」  「我同意。」  「你认为他们会互相残杀吗?」  「有可能。」乔森在离开前无精打采地回答。维拉再次审视屍堆,发现有异:其中并没有孩童。  屋外,乔森已经骑在马上。维拉赶上他。「我完成最後的任务了。现在的命令是什麼?」  「我们继续搜寻生还者。我会在日出时抵达布兰威尔,并找到戴利欧斯。或许...对他为时还不晚。」主帅猎人如此说著,但他略带踌躇的样子却另有所指。  维拉挺起胸膛。「那我会去找出恶魔。」  「不行」,乔森回答。「你还没准备好。」  维拉往前靠近。「又来了?」  主帅猎人转向她,他的音调持平。「我说你还没准备好。我们对我们要对付的敌人一无所知。也不知道要用什麼方法。我们相信恶魔是以恐惧为食的...但是戴利欧斯也知道,而那并不足以让他准备好。像这样的恶魔...」  乔森眯著眼。「会直入你的内心,挖出每一个恐惧、每个怀疑、每个悔恨,不管埋藏在多麼深沈之处。他会让你无所遁形。」 主帅猎人的眼睛倏然睁开,盯著维拉。  「要记住你在废墟的失败。」  「那是不一样的。一个愤怒的恶魔。」维拉抗议著。  「愤怒。仇恨。恐惧。他们都是以彼此为食的。狩魔猎人学习如何控制仇恨。但是这样的均衡是岌岌可危的。在失去平衡时,就开始了恶性循环:仇恨招致毁灭。毁灭招致恐惧而恐惧招致仇恨...」  「我已经听过上千次了!」 维拉脱口而出。  「那就谨记在心。你还年轻,还有很多东西要学。如果我教导过你任何知识,那就是狩魔猎人一定要以纪律驯服仇恨。因此先让自己冷静下来。恶魔受了伤。目前会按兵不动。我会派出另一名猎人。」  乔森转身离开,但是维拉还不肯放弃。  「那我去追踪戴利欧斯。」  乔森回头看。「你要留在这里协助找寻生还者。戴利欧斯是我的事。那是我的命令。」 主帅猎人说完就迈大步离开了。心平气和地。然而,这让维拉更加愤怒。她希望他可以嘶吼、呐喊、展现些许天杀的情绪波动迹象。  还没准备好? 我还没准备好? 在我经历这一切之後... 「你胆敢告诉我我还没准备好做什麼?」 维拉低语说著。  片刻之後,她跨上马背。  要往哪个方向? 恶魔会从哪个方向离开? 维拉望了一眼残骸上的血迹。在这片遗迹的半径之外,都没有任何踪迹。看不出任何头绪。  在东边只有群山座落。 西边则是西界海湾。南方的远端是新崔斯坦姆。 但是恶魔受伤了。它会冒险往较远的南方遁逃,或是往东北方走去... 往那个方向,它可以找到更多像这样小农庄聚落?  更多容易得手的猎物。  最近的村庄哈芬武德,就在不到一天的日程之外。  去向决定了。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