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东玉三郎

坂东玉三郎

  • 中午名称:坂东玉三郎
  • 英文名称:TAMASABURO BANDO
  • 曾用名称:
  • 国家地区:日本
  • 出生日期:1950425
  • 出生籍贯:东京都
  • 身  高:173CM
  • 血  型:B型
  • 星  座:金牛座
  • 职  业:歌舞伎演员
坂东玉三郎,1950年4月25日出生,日本歌舞伎演员。他小时曾得小儿麻痹症,为了康复治疗,坂东6岁时开始跟随第四代坂东玉三郎学习日本传统舞蹈,偶然显现这方面的才华。因坂东玉三郎演艺成就,在日本被称作为“国宝级的大师”,也被称为日本的“梅兰芳”。

坂东玉三郎基本信息


日本国宝级歌舞伎大师,女形演员。出生于料亭家庭,幼年时因为歌舞伎演出吸引而立志从艺。
昭和32年12月以『寺子屋』的小太郎役初登台,39年6月以十四代守田勘弥的养子身份,
在歌舞伎座上演的『心中刃は氷の朔日(しんじゅうやいばはこおりのついたち)』后袭名五代目坂东玉三郎。坂东玉三郎是日本歌舞伎界一个显贵的世袭称号。如今的坂东玉三郎是这一称号的第五代传人。玉三郎原名楡原伸一,6岁患小儿麻痹症, 为弱化后遗症学习舞蹈。7岁初次登台,后被十四世守田勘弥收养,改名为守田伸一。不幸的童年让他饱受小儿麻痹症的痛楚,右下膝一度无法行走。为了康复治疗,坂东6岁时开始跟随第四代坂东玉三郎学习日本传统舞蹈,竟显露出无与伦比的才华,谁都不曾想到,幼时的病痛却在不经意间叩开了他与歌舞伎的半生缘,并由此走上了女形 (男旦)表演技艺的漫漫长路。
作为杰出的歌舞伎演员,克服疾病等诸多困难,磨练升华技艺,当之无愧的成为一代艺术大师,有着“歌舞伎的奇迹”的赞誉。在美国,英国,法国,欧洲,中国台北等进行的海外公演,使世界了解到歌舞伎艺术的魅力。

坂东玉三郎曾获奖项


1970年(昭和45年)3月:芸术选奨新人赏受赏
1971年(昭和46年)ゴールデンアロー赏
1981年(昭和56年)松尾芸能优秀赏
1985年(昭和60年)1月:第三回都民文化栄誉赏受赏
1991年(平成3年)仏シュバリエ勲章・中国文化大学名誉文学博士号
1992年(平成4年)泉镜花文学奖特别奖
2009年 (平成21年) 第57回菊池寛赏 - 泉镜花の戯曲「海神别荘」「天守物语」,中国昆剧舞台活跃
2012年 (平成24年) 日本重要无形文化财产保持者个人认定
2013年 (平成25年) 法兰西文学司令胸章

坂东玉三郎个人作品


坂东玉三郎写真集


日本摄影大师筱山纪信从坂东玉三郎20岁左右开始连续拍摄其40多年,出版了多本影集.最值得关注的是2011年11月12日-12月31日在北京798艺术区东京画廊,将举办筱山纪信在<第五代坂东玉三郎>摄影展.这是筱山纪信第一次在中国展览坂东玉三郎的写真.
『女形玉三郎』(讲谈社)
『玉三郎』(妇人画报社)
『坂东玉三郎-冬の旅ヨーロッパ古都を歩いて』(讲谈社)
『坂东玉三郎の世界』(朝日新闻社)
『坂东玉三郎ONNAGATA』(平凡社)
『ナスターシャ』(ぴあ)
『坂东玉三郎の宇宙』(ダンスマガジン増刊・新书馆)
『山鹿八千代座・坂东玉三郎华丽に舞う』(NTT出版)
『监督坂东玉三郎・梦の女』(NTT出版)
『坂东玉三郎ひかりの中で』(松竹)

坂东玉三郎作品集


『坂东玉三郎舞踊集』10巻
『东京蜃気楼』(イメージファクトリー・アイエム)

坂东玉三郎后援会


坂东玉三郎メンバーズ
TEL 03-3543-7701
〒104-0045 中央区筑地4-3-4 第二アワヤビル5F

坂东玉三郎艺术造诣


他不单是出色的“女形”,也常常出演男性角色,在《镜狮子》里他先饰演“女形”,之后换成霸气豪迈的“狮子精”(歌舞伎中,常有化身动物的角色,表演十分粗犷,类似京剧中的花脸);他扮演的《源氏物语》中的“光之君”,完全传达出男性的俊朗与儒雅;还有一出戏中他饰演一个男扮女装的盗贼,全身女人装扮,但观众看到的仍是一个玩世不恭、带着痞气的帅气坏男人,坂东的表演已经完全超脱了男女的天然性别差异。他不仅在歌舞伎方面造诣颇深,还广泛涉足各个艺术领域,舞蹈,演奏,电影,舞台剧,其导演的电影曾入围柏林电影节。除了传统歌舞伎艺术,他还曾自导自演了电影《天守物语》(与宫泽理惠搭档);与现代芭蕾大师莫里斯·贝嘉合作创作现代舞;最为著名的是他与大提琴演奏家马友友合作拍摄的纪录片《巴赫灵感》之“巴赫无伴奏大提琴组曲之五——追寻希望”。

坂东玉三郎求学中国


坂东玉三郎牡丹亭


舞台上的“坂东版”杜丽娘出神入化,地道的苏白、纯正的昆腔、恰到好处的节奏,婉转动人,但事实上,就在两年前,坂东玉三郎还是一句中文都不会、一点昆曲基础都没有。 坂东玉三郎说起自己结缘昆曲和《牡丹亭》的前后,觉得多少有些阴差阳错。“其实,我最早是被牡丹亭的故事吸引,我喜欢这个美丽的关于梦的故事,我想把它带回日本,移植到歌舞伎表演。”2007年,在中国对外文化交流协会的帮助和安排下,坂东玉三郎来到中国观看昆曲《牡丹亭》,在苏州,他对昆曲名家张继青的表演“一见钟情”,于是开始跟随张继青学习昆剧杜丽娘的表演技巧。
在苏昆学习时间日久,坂东玉三郎被这门古老的中国戏曲艺术深深牵绊,苏州昆剧院朝夕相处的伙伴们开玩笑说,与其把《牡丹亭》移植到歌舞伎,不如就自己演昆剧吧。坂东玉三郎回想起这些说,“当时不知道怎么了,自己就心动了,于是说,那就合作演一出吧。”
中日版《牡丹亭》于是被正式提上了议事日程。张继青特地灌录了唱词和念白,寄到日本让坂东玉三郎学习。而为了学会这门全新的艺术,对中文一窍不通的坂东玉三郎采用注音法进行记忆,并对照录像中的口型反复练习。每天,他都要打一个半小时的国际长途电话给导演,请导演为他讲解每一句唱词的意思。而进入排练场合成的时候,他硬是用“耳朵”记住了柳梦梅扮演者俞玖琳表演的每一个细节,以使自己和他在台上的合作“天衣无缝”。
更让中方工作人员惊异的是,坂东玉三郎还翻出了《论语》、《孟子》和《老子》、《庄子》,一本一本地读,他说,他就是要加深下对中国文化的理解和认识。张继青对此感慨万千,她说:“坂东玉三郎是一个了不起的演员,他对艺术非常执著,自我要求非常严格。他的表演,让身边其他演员都显得渺小。”但坂东玉三郎则显得异常谦虚:“我只是一个初学者,只能是努力而又努力地想办法接近它,但距离表现昆曲之美的要求,还差得很远。”
2008年3月6日至25日,坂东玉三与中国江苏省苏州昆剧院合作的中日版昆曲《牡丹亭》及歌舞伎《杨贵妃》在京都南座公演20场,并在同年5月6日至15日在北京湖广大戏楼演出10场,开创了中日艺术交流的新篇章。
在中日版昆曲《牡丹亭》执行导演靳飞看来,这也是此版《牡丹亭》最大的亮点,“坂东的演出使这一经典焕发出独特的美感,昆曲的舞台魅力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一个不会中文的日本人能喜欢上中国古典艺术,而且能透彻地理解剧中唱词的意义,唱念都做到完美,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素昧平生,何因到此?”
中国文化的魅力无法阻挡。
在研究昆剧、京剧的同时,玉三郎也十分爱好中国的文学与电影,《论语》《孟子》和《老子》《庄子》,他是一本一本地读,还笑说看不懂哪行就先空着,等找到老师再看。当他读完时,颇有感慨的说:我好像有点懂杜丽娘的心态了。在电影方面,除了一些戏剧电影,被歌舞伎艺术晕染了半个世纪,坂东玉三郎的举手投足都有着优雅的气息,他谈吐悠缓,分寸有致,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即使神韵间难免有女性化的痕迹,但却绝不会让人有任何龌龊的想法。和他交往过的人,都说这是一个无比纯净的人,无论是舞台上还是生活中。平时的日子,坂东除了白天在排练厅度过,晚上在剧场演出,临睡前半个小时接受专业医师的按摩,几乎没有任何个人生活和社会活动。
作为日本最好的歌舞伎艺术大师,他在日本几乎人尽皆知,地位尊崇。而作为这门日本传统艺术的代表人物,坂东并没有满足于这个传统的舞台。他多次走出日本,走出东方,和西方艺术进行融合。他和现代舞大师贝嘉合作,和中国大提琴家马友友合作巴赫灵感音乐电影中的第五部作品《追寻希望》。坂东玉三郎说,他从未想过要改变歌舞伎的传统,但他只是希望实现东西方文化的互融,超越文化的界限,让更多人了解歌舞伎艺术。

坂东玉三郎崇敬梅兰芳


很多看过坂东玉三郎表演的中国观众说,看过了他那种美,终于了解了梅兰芳的美。而事实上,坂东玉三郎半生都痴迷梅兰芳,他和梅兰芳的渊源更可延续到父辈。
许多人认为,坂东玉三郎的扮相与我国的京剧大师梅兰芳相似。事实上他也确实与中国文化有不解之缘。早在上世纪20年代,坂东的祖父十三世守田勘弥就与访日的中国京剧大师梅兰芳同台演出,守田家族也因此与京剧结缘。坂东玉三郎年少时,便常常听父亲谈起中国京剧和梅兰芳大师,因此从小就深受梅兰芳影响。他不仅在家中挂着梅兰芳的剧照,还阅读了大量与梅兰芳有关的资料。20岁时,父亲问他将来想演什么,坂东玉三郎答道:“除了歌舞伎,还想演京剧《杨贵妃》。” 幼小的坂东玉三郎当时遭到了父亲的呵斥,认为他信口开河,但是这没有阻挡他追寻梅兰芳足迹的想法。1987年,坂东玉三郎专程到北京,向梅兰芳之子梅葆玖学习了京剧《贵妃醉酒》,把其中的台步和水袖,应用到了他后来出演的歌舞伎《玄宗与杨贵妃》中。时隔22年,坂东玉三郎又和中国戏曲结缘。他甚至笑说:“当初,梅兰芳学习昆剧以滋养京剧,现在我却把从梅葆玖那里学习得来的京剧元素再还给昆曲,这确实很有意思。”而对于梅兰芳,他至今仍然有着特殊的感情:“梅兰芳当年对我们家族乃至对于日本歌舞伎界的影响,延续了几十年,至今仍在。”时隔22年,坂东玉三郎又和水磨昆曲结缘,令人惊奇的是,在那张涂着日本歌舞伎特有的厚厚白粉妆容的杜丽娘的脸孔下,竟在眉来眼去间,水袖翻飞中让观众找到了当年梅兰芳大师留下的神态……难怪戏曲专家章诒和观赏之后也不禁赞叹 ——“梅兰芳的精神在日本”。

坂东玉三郎中日融合


昆曲融入日本美
这次的《牡丹亭》采用“全男旦”的形式,坂东玉三郎将携两名中国青年男旦饰演杜丽娘。其中坂东出演《惊梦》、《离魂》两折,中国国家京剧院的刘铮出演《写真》,《游园》则由正在中国艺术研究院就读的董飞担纲。
“玉三郎对两位中国青年男旦的培养不仅限于戏,更有对男旦的严格、特殊的要求。”著名昆曲艺术家许凤山表示,能看到从前男旦“以老带新”的传统在玉三郎和两位中国青年男旦之间变成现实,中国戏曲的传统在此次中日艺术家的合作中得到延续,让人感到欣慰。
作为参演的另一方,苏州昆剧院院长蔡少华表示,与青春版《牡丹亭》相比,中日版《牡丹亭》更向传统回归。“坂东玉三郎并不是用歌舞伎的东西来改造昆曲,而是认真地按照昆曲的套路演昆曲。”蔡少华说。
坂东玉三郎说,相对于场面宏大的歌舞伎表演,昆曲的表演空间更小,艺术品格也更加内敛,但却具有极大的张力和艺术感染力,这使他在演出中甘愿卸下多年的歌舞伎表演经验,一心向昆曲的传统表演方式回归。
然而,玉三郎并不仅仅是依葫芦画瓢,而是多方面吸取营养来塑造心中完美的杜丽娘。他的演唱多使用头腔共鸣,近于程砚秋的“脑后音”,而身段富于舞蹈的造型美,也与程派风格极为相似。在《离魂》一折中,他为杜丽娘加上了在临死前向母亲再拜的动作,又将母亲和春香轻轻推开。在靳飞看来,玉三郎在《牡丹亭》中融入的“日本美”,独具匠心。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两大文化遗产碰撞出新火花
今年3月6日至25日,中日版《牡丹亭》曾在日本京都南座剧场公演20场,获得巨大成功。演出场场爆满,每场演出结束后,观众都报以20多分钟持续不断的掌声,平均每场演出要谢幕4次。拥有600年历史的中国昆曲,在作为歌舞伎发源地的南座剧场大放异彩,吸引了许多日本观众的目光。
“坂东玉三郎使昆曲的欣赏群体走出了华语人群。在日本的演出,使很多日本观众接触到了我们的艺术。”蔡少华说。作为昆曲的国际传承人和推广人,坂东玉三郎正在推动中国昆曲走向世界——这也是中日版《牡丹亭》在演出之外更加深远的意义。
5月6日至15日在北京湖广会馆的演出中,由坂东玉三郎亲自指导苏州昆剧院青年演员周雪峰排演的歌舞伎《杨贵妃》也将同时上演。歌舞伎《杨贵妃》将使用中文唱词,由中国演员演唱,同时由中国演奏员使用中国乐器伴奏。这是日本歌舞伎诞生400年来,首次使用非日语唱词为演出伴唱,并由非日籍演员承担演出任务。
昆曲和歌舞伎这两大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将在中日缔结和平友好条约的第三十个夏天,在北京古老的戏台上,碰撞出新的火花。
   

坂东玉三郎电影大全

演员坂东玉三郎演过的电影/The movie

  • 电影歌舞伎:刺青赌

    电影歌舞伎:刺青赌

    主 演:中村勘三郎坂东玉三郎 导 演:寺崎裕则 编 剧:
    半太郎生性爱赌博,因为赌债缠身被逐出江户。路上,半太郎救了投水自尽的斟酒女阿仲。阿仲孤苦一生,生平第一次遇到半太郎那样真正的男子汉,她看出半太郎有着善良的心底,决...